广西铜价格联盟

女诗人:安世乔收一扇山水于袖内 馀竹骨和折痕的一声欸乃

女诗人 2018-07-06 23:13:54

安世乔,七十年代生人,文学学士,大学期间开始发表文学作品,毕业后从事新闻采编及报纸副刊编辑工作至今。
收一扇山水于袖內 余竹骨和折痕的一声欸乃
折 痕

不是书的一部分——
一个文字,一个标点,一幅插图
一条装帧线也不是
只是用于提醒手指
目光曾到过这里,并打算继续
 
不是生命的一部分——
一弯峨眉,一点朱唇,一枚兰花指
一条腰际线也不是
你好看的面容上
终将出现这样的标识
像秋草一寸一寸丈量大地的苍凉
 
黄昏的折扇在晚风中瑟瑟
穿一袭白长衫的过客
收一扇的山水于袖內
空余我和竹骨的一声欸乃

布谷,布谷

“布谷,布谷”
这个季节
整个天空被谁随意播撒着稻谷
隐匿了一只鸟的存在
就像无边的田畴
将一个农人隐匿在一角
 
很多的雨点都想落在一个小女孩的眼前
只有她能看到
它们成为积水之前开出的花
 
蚂蚁在搬运神的预旨
细电线耐心地穿着水的珠子
一朵云像个婴儿从你眼里分娩出来
和天上的一起移动

推山雪

每一条白床单挨过的时日
都约等于珠穆朗玛的海拔
遭遇高原反应的人生
惨白的,在这里陈列
雪山此起彼伏
 
再输入4000CC滚烫的岩浆
能否在日落前看到晚霞的粉红
登山的安全索
一头钉在手术刀可能达到的深度里
一头在松动的肋骨上经受风剥雨蚀
 
最高的山,举起冰川
去接近阳光
爱和崇高的名义,让它变得更高
没有被命名的,像燃烧的香头
低眉顺眼,在命运的香炉里跪拜
 
好多年前,我就不再参与
光是否显现真相的讨论
更多的时候
它选择偶然
 
高山举起冰川
去接近阳光
眼睛无法融化喜马拉雅的积雪
它只会迎风落泪

麦熟时节

列车穿过华北平原
大片大片的麦田
在车窗外旋转
感谢上天
让人们铺下碧绿
又让碧绿变为金黄

田尽头
收割机还没有衔住
哪怕麦浪的一角
老人从村口望出去
村里人的半条命
就这么含在天地张开的大嘴里

千钧一发
村庄里找不到镰刀可磨
一个下午
把太阳磨成了月牙

一男一女,从火车上下来
拉着行李
走在通往村子的小路上
他们身旁
麦田像一条金色的床单
随时被风吹去

我在车窗上模拟一种操作
好想,我能叠起这金黄的床单
放进那一红一黑两个行李箱里
让他们 就这么
拉回家去

开往远方的火车

山凹里的农舍
是雨后的蘑菇
这一簇,那一簇
只是,没有人记的
雨是什么时候下的了
 
雁阵坪的这一溜平房
有些不一样
老校工在最东边的一间生炉子
烟囱在横扫屋顶的寒风里吐着白烟
来支教的女教师用手一指
“啊,开往远方的列车……”
 
“你的理想是什么?”
女教师的眼睛里闪着火焰的光
答案满满的写了一黑板:
科学家,航天员,歌唱家,作家……
梳着麻花辫的你站起来:
“服务员……”
“理想,一定要远大!”
你咬咬嘴唇,“是火车上的……”
 
十年后的时光
和一列火车一起开到了小镇
在停车两分钟的小站
绿皮车厢门口站着漂亮的乘务员
“这是你小时候想做的”,
同伴捅捅你㧟着一篮子土鸡蛋的胳膊
你正难为情着如何向乘客开口要价,
“哦,我说过吗?……忘了”
 
从村子到镇上的三十里
是你走过的最长的路
火车,渐行渐远
像画着线条
用完了的一支粉笔

午 夜

色彩 被洗劫一空
街角的灯  试探着释放出它的黄来
和草丛的虫鸣一样  随时准备
收起自己的震颤
一个人影在远处出现
此时它比一只动物更让人忐忑不安
薄成黑影的每个人
似乎都怀揣一把刀子
用于行凶或着自卫
静谧,恬淡,惬意,幸福
这些字眼全乖孩子一样甜蜜的睡着
恐惧,乖戾,猜忌,忧虑
都在焦虑地失眠
一个孤魂
在空荡的街道上逡巡
为他的肉身
寻找
一起交通肇事逃逸案的目击证人

中国女诗人
安静|从容|和谐|真诚
收稿邮箱:2994616107@qq.com
编辑|梦璇


Copyright © 广西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