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铜价格联盟

牛人牛事:一级军士长父亲与上等兵儿子同守深山

解放军报记者部 2019-01-14 21:37:49

穿行万里边关,我们发现有不少父子兵同守边防,他们是父子、似师徒,更是战友,为了守卫一个共同的“大家”,将忠诚和信念熔铸高山密林、海岛边疆,用激情点燃青春壮歌,书写出绚丽的华章。

父亲洪志寿,一级军士长,扛的是士兵最高军衔;儿子洪翔,去年才入伍,是名上等兵。父子俩扎根深山、失志报国,频传佳话——


父子兵的戍边“牛”事

■ 王卫东、潘庆新、辛培虎


父子在阵地前合影

 引  子 

最近,电视节目《爸爸去哪儿》狂赚关注度,“父子齐上阵”成为热门话题。

在祖国的南部边陲深山,也有这么一对父子兵。父亲洪志寿,五十上下,皮肤黝黑,两鬓斑白,人称“老洪牛”;儿子洪翔,不到二十,虎背熊腰,外号“小洪牛”。父子俩是火箭兵某旅的“明星人物”,携手扎根深山、共同守护“国宝”,将强军兴军的“火种”接力传承,成就一段戍边佳话。

在连队,提起这对父子,人人都争着说他们的“牛”事——

不久前,驻地连降暴雨,连队抽水泵因超负荷运转,导致阵地防水“告急”,作为旅阵管技师的洪志寿,连夜飞车驰援。此时,连队配电班班长洪翔正与战友展开救援……父子见面,互不多言,迅即研究维修方案。拆卸、修理、安装……阵地回荡着叮叮咣咣的声响。

父子齐心,其利断金。两天后,爷儿俩终于完成了旧设备修理和新水泵安装任务,“老洪”因劳累过度一头栽倒在地,儿子背起父亲就往医务室跑。“老洪”醒来后的第一句却不忘教育儿子:“险情就是战斗,阵地安全可是天大的事。”

话说这对边防父子建功军营的“牛”事还有很多,且听本文一一细说。



 牛:长大后我成了你 


父子在配电机房检修

跟所有军娃一样,洪翔打小就对父亲印象模糊。洪翔出生的那年夏天,火箭军某部驻地突发洪水,洪志寿丢下即将临盆的妻子,紧急驱车前往阵地,检修抽水泵电瓶。情况处置妥当后,洪水已将道路淹没,车辆无法通行,通信中断。等他在泥水中艰难跋涉两天赶到医院时,儿子已在妻子怀中嗷嗷待哺……

这个故事,年幼的小洪翔不知听母亲讲过多少遍,而他听母亲讲得最多的还是父亲的“从军路”。

1986年,洪志寿告别家乡黄山脚下的小山村,踏上了开往南方的火车。 入伍前,洪志寿曾在一家小工厂打工贴补家用,勤奋好学的他学会了换保险丝、接插头等电工基本技能。入伍分到导弹工程部队,洪志寿的“特长”派上了用场,负责阵地水电安装,因为基础扎实、善于钻研,不久便在同年兵中脱颖而出。

当时,驻地另一支工程部队被改编为导弹旅,旅领导见洪志寿业务精通,就想方设法把他“挖”了过来。几年间,洪志寿自学了300多本专业书籍,直到默画出千余幅阵地设备电路图……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年复一年,他完全融入了这个几乎与世隔绝的大山。

28年后,洪志寿又一个“没想到”,儿子洪翔也同样走进了这座大山。然而,对于洪翔来说,这却是个深思熟虑的决定。

洪翔17岁生日那天,父亲原本打算回家陪他,却因临时任务食言了,他一气之下把父亲的东西翻了个“底朝天”。当一枚枚奖章、一张张奖状、一本本证书出现在眼前时,小洪翔的满腹怨气变成了满心钦佩:“在学校拿个奖那么难,父亲得到这么多荣誉,得费多大劲啊!”

有一年暑假,洪翔独自在家写作业,父亲突然“破天荒”回了家。他没来得及欣喜,便注意到父亲脸色蜡黄、满头大汗,赶紧扶父亲上床。看着父亲沉沉睡去,懂事的洪翔心疼极了:“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一个人生病了才肯回家?”

读懂了父亲之后,“去看看父亲到底在干啥”的想法渐渐在小洪翔的心里扎了根——2014年夏天,高中毕业的他毅然报名参军,来到火箭军某部。




 牛:父子同台领“金奖” 


父子讨论强军话题

听说洪翔要入伍,洪志寿心里虽然支持,但行动上却“不动声色”,报名、政审、体检,他连个电话也没打过。每当身边战友问起洪翔情况,他总说:“既然穿上军装,就让他摔打摔打。”

让洪志寿真正感到欣慰的是,新兵下连时,儿子主动申请分配到驻防最偏远、条件最艰苦的阵管一连。

从小到大,洪翔一直有个梦想:“走父亲走过的路、吃父亲吃过的苦。”来到部队后,他愈发懂得父亲技术“大拿”的名头来之不易,更暗下决心:练好一身“硬功夫”,助力导弹壮美飞天。

一次,洪志寿到连队巡检线路,老远望见儿子抱着本专业书在看。连长周仓悄悄对他说:“这股钻劲,真像你!”知子莫如父,洪志寿心里清楚,儿子这是铁了心钻研业务,正暗暗和自己较劲呢!

这天,阵地电梯出现故障,电梯管理员在外学习,维修重任落在洪翔肩上。专业不对口,一筹莫展的洪翔只得向“老洪”取经。洪志寿了解情况后,三言两语便找到症结,“小洪”心生感慨:姜还是老的辣!

打那以后,只要有机会和父亲相处,洪翔必会准备“一箩筐”问题提问……洪志寿恍然大悟:“儿子这是悄悄学艺呐!”

识破了儿子的秘密,洪志寿嘴上不点破,解疑释惑却更卖力。今年端午节,洪翔利用到机关办事的间隙回了趟家。在饭桌上,父子俩热烈讨论发动机维修的事,被晾在一边的母亲打趣说:“家都成维修车间了!”

“小洪”偶尔也会挑战一下“师傅”的权威。一次,拆卸某废旧发动机工具不够,洪翔主张申请购买专用工具,洪志寿却坚持自制工具,爷儿俩相持不下时,洪志寿已经动起手来,他焊接了一个工具,顺利将发动机拆开,洪翔这才“认输”。

去年底,洪翔在全旅阵管专业大比武中勇夺第一,并因此荣立三等功;今年初,谦逊好学、业务出色的他被营党委任命为配电班班长。然而,这些荣誉与父亲的“光环”相比,简直是“九牛一毛”。

洪志寿曾先后多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入选基地“尖子人才库”,并荣获全军士官优秀人才奖一等奖……虽说已是“兵王”一枚,但作为父亲,听说儿子比武夺冠的喜讯,洪志寿心里真是比吃了蜜还甜。



 牛:强军接力竞风流 


父子研究配电线路图

“老洪半辈子在山沟里转,活脱脱一头老‘黄牛’。”谈起洪志寿,二级军士长刘根章的话匣关不住。

一年夏夜,沉睡中的洪志寿突然被电话惊醒:阵地某处高压线被雷电击断。他连夜带着徒弟刘根章赶到事发地,当时,天空频闪雷电,爬上电线杆有极大危险。

“你在下面等着!”洪志寿麻利地爬上10米多高的电线杆。接地线、更换绝缘子……不一会电流导通,这一幕,小刘看得双腿直哆嗦。

“艺高人胆大,他认准的事儿谁也拦不住!”刘根章难掩对师傅的钦佩。还有一次,某阵地整治施工,洪志寿安排年轻战士轮流休整,自己却每天“朝见鱼肚白,披星戴月归”,工程竣工后,他瘦了十几斤。

“护剑30年,你头发都守白了,咋又让儿子来这里?”面对战友的疑惑,洪志寿说:“戍守深山确实苦,但只要心甘情愿、乐在其中,再苦的日子也能品出甜味。”

洪翔新兵下连期间,正逢某阵地山体边坡加固施工,每天要爬上几十米高的塔架作业。当“老洪”得知,当年淘气的儿子如今“一身土、满脸泥”昼夜赶工时,他既心疼又欣慰:“能吃这些苦,就能接好我的班!”

今年5月,暴雨导致阵地高压线路被树枝压断。受领勘查任务后,洪翔带领两名战友前出寻找损毁点。正当他们准备蹚过小河去对岸检查时,突然“扑通”一声,走在最前面的上等兵刘恒瑜瞬间不见了踪影。

“河底有暗坑!”洪翔猛然一惊:“救人!”他潜入浑浊的水中摸索一圈,终于抓到刘恒瑜的胳膊,奋力将战友托出水面。得知洪翔救人的事后,洪志寿虽心有担忧,却满脸自豪:“这才是我的好儿子!”

今年,服役30年的洪志寿就要退休了,子承父业的洪翔铆足了劲,一有空闲就向父亲“学艺”。他说,父亲退休离开阵地那天,他一定要把那首《懂你》唱给他听:“花静静地绽放\在我忽然想你的夜里\多想告诉你\其实你一直都是我的奇迹……”



全力跑好“我这一棒”

■陈小菁


纵观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家国情怀一脉相承:木兰替父从军、杨家将忠烈满门、岳家军精忠报国……可歌可泣的故事从未因历史久远而被尘封。近代以来,为了民族独立和国家强盛,父子、兄弟、夫妻乃至祖孙几代同上战场、前仆后继的事例不胜枚举,令人感佩。

有国才有家,有国需有防。历史发展到今天,我们仍能欣喜地发现,在一座座军营、一个个哨所里,一代代“一家人”坚守同一个阵地的故事并不鲜见,洪家父子可以说是一个缩影:从跟班“小工”到技术“大拿”、从初中半路辍学到完成学历升级,父亲洪志寿用30载韶华成长为“兵王”;受父亲耳濡目染的熏陶,怀着对军营的特殊情感,以及对父亲的崇拜,儿子洪翔子承父志,毅然走进深山继续坚守、奉献青春。作为新一代共和国军人,洪翔从父亲手中接过的,不只是神圣的责任、不变的信念,还有一脉相承的家国情怀。

是什么让这对父子甘愿扎根深山、忍受孤独?又是什么让他们自觉将“小家”冷暖与“大家”安危牵系心间?是对军营的眷恋、对党的忠诚,更是流淌于血脉中的爱国情、报国志。这种眷恋,源于心底;这种忠诚,发自肺腑,有大爱无私、有忠于职守,才催生出责任担当、义无反顾,也才有了父亲数十年默默奉献,甘当守好阵地的“老黄牛”;儿子舍弃舒适和安逸,选择艰苦和寂寞的坚守。

家是最小国,国是千万家。从洪志寿父子身上,我们读懂了“从军报国”不是一句空话,军人作为特殊职业,不是一个谋求出路的跳板,也不是一块“增添砝码”的镀金石。报国不仅需要激情,更需要付出;不仅需要志向高远,更需要自觉把中国梦强军梦融入血脉的责任担当、无私奉献。这种担当和无私要靠一代代人勠力同心、接力传承,唯有如此,伟大事业才能薪火相传、血脉永续。

今天,历史的接力棒传到了新一代革命军人手中,如何传承好这份信念,为强军兴军贡献力量?相信每名读者都能从这对父子身上找出答案、得到启示——

传好棒、接好棒,拼尽全力跑好“我这一棒”,在强军兴军新征程中争当“老黄牛”、实干家,不做旁观者、局外人!



作者 | 记者王卫东 通讯员潘庆新、辛培虎

来源 | 解放军报记者部 (ID:jfjbjzb)


感觉不错请点赞,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期编审:田   源

责任编辑:徐小龙    张春雨


Copyright © 广西铜价格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