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铜价格联盟

【缠斗恶龙】妈咪的宝贝们

小馒妖拍案 2019-01-16 06:46:22

(晚霞。拍摄:⁽⁽ଘ点̌点̌♚猫̌ଓ⁾⁾)


#缠斗恶龙是我在2017年新开的故事系列。与凝望深渊系列相比,这个系列比较倾向于一些已经有结论,同时犯罪手法更凶残、情节更恶劣的案件;在案情的曲折性上,则要比凝望深渊系列简单一些。(然而,悬案还是少不了的……)


老规矩,本系列所有内容均为非虚构作品,不定期更新(更新频率应该和凝望深渊系列差不多)。这是本系列的第23篇文章。




  我们都知道,父母对于子女,天然是有一种照顾和保护的本能的。当然,这并不是说,世界上就不存在父母虐待子女的案例;相反,经常看@小馒妖拍案 的读者,估计没少看过这种挑战人类底线的案子。


  大体上说,在此类案件里,受害人中,未成年子女占绝大多数,特别是低幼儿童;加害人中,则男方占绝大多数。然而,凡事也都有例外,今天要说的这个案子呢,大概就算是一个很好的反例吧。



提示

☉本案内容较为暗黑☉



  本案,于1995年10月17日,在米国加州普莱瑟县(Placer County ,CA)做出一审判决。而案子本身,说来就话长了……


  本案的主角叫做泰瑞莎·诺尔(Theresa Knorr),1946年出生于米国萨克拉门托。她的父亲有精神病,母亲又在她还未成年时病逝,所以她的成长经历相当坎坷。


  1962年,她遇到了克利福德·山德士(Clifford Sanders),尽管克利福德比她大5岁,两人还是就走到了一起,并在1963年奉子成婚。


  组建了家庭之后,两人的生活并不幸福,原因可能跟生活拮据有关,也可能和泰瑞莎的嫉妒心太强有关,她总认为克利福德出轨了,怎么说都没有用。


  1964年6月6日上午,泰瑞莎看到老公回家,就开始发怒了:昨天你的生日,你居然不在家里,跑出去和什么狐朋狗友庆祝,我看你是找狐狸精去了吧……克利福德呢?越听越生气,最后转身就走,说我受够了!


  砰!


  一声枪响,克利福德倒在地上,并很快宣布不治身亡;泰瑞莎端着冒烟的猎枪,不知所措的看着昔日的爱人——此刻,她正怀着和克利福德的第二个孩子呢。


  既然死了人,泰瑞莎当然就得受审。不过,她坚持说自己是正当防卫,因为克利福德喝醉之后总是对她家暴。然而,这种说法实际上经不起推敲:子弹是从背部打进去的,开枪距离在好几米之外,这种情况下,克利福德怎么可能对她构成威胁?再说了,相关亲戚都证明,克利福德并不是一个经常喝酒的人,更没有家暴记录,他的尸体里也没有检出醉酒的迹象。甚至连她的姐姐,在作证时都说,她的醋意太大了,宁可杀了他,也不会让任何别的女人抢走他的!


  不过……法庭最终还是认定正当防卫成立,宣布将其无罪释放。后来,她又先后结婚4次、离婚四次,总共带着6个孩子一起生活


  孩子多了,照顾不过来是很正常的事情。然而,泰瑞莎的情况就不止“照顾不周”这么简单了,她总是用简单粗暴的方式来管理孩子们:不听话就暴打,听话也会挨打,还会用饿饭、关小黑屋等手段虐待孩子。为了便于控制孩子们,她在加州橘谷(Orangevale,CA)乡下买了一处2层的小楼,平时不准孩子们外出,也不准别人来拜访他们,甚至连电话线都给扯了,这在当时的米国,也算是非常另类的事情了。


  久而久之,她的孩子们在心智上普遍都弱于同龄人,对于社会生活更是缺乏了结;而她则在家里树立至高无上的权威,这对于她后来的犯罪,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比如,在虐待孩子们时,她会让其中两个摁倒第三个,便于她用烟头烫他们,或者用鞋跟踩他们,孩子们也并不敢反抗,甚至有了斯德哥尔摩综合征的表现。


  而最倒霉的,是她的三女儿苏珊·诺尔( Suesan M. Knorr)。可以相见,当时苏珊正是青春妙龄,在外貌方面,泰瑞莎是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的,这让她妒火中烧。


  1982年年初的某一天,她大声咒骂苏珊是女巫,说就是苏珊念了咒语,让她减肥失败、体重飙升。这种奇怪的推测,换成普通人只会觉得是在犯傻,但泰瑞莎却越说越当真,越想越生气,最后抓起手枪,砰!


  苏珊胸口中弹,当场倒在地上。还好,这次泰瑞莎用的是.22口径的手枪,威力很有限,所以没出人命。然而,这毕竟还是枪伤,子弹都还卡在苏珊的脊柱附近呢,换成任何一个脑子正常的人,当然是送苏珊去就医治疗了,但泰瑞莎却不愿意这样,只让苏珊简单的包扎了一下,或许是怕她虐待子女的事情曝光吧?而苏珊就在这样缺医少药的情况下,硬抗着慢慢恢复了。


  1984年7月,泰瑞莎又一次咒骂苏珊,还操起剪刀,戳在了她的背上。此刻的苏珊已经17岁,从法律上说是有权离家生活了,便提出要搬到阿拉斯加州去,独立生活。泰瑞莎眼睛咕噜一转,好,我同意!


  不过嘛……对了,你背上不是还嵌着一颗子弹嘛?阿拉斯加天冷,别带过去了,我们把它取出来吧!


  显然,泰瑞莎是害怕苏珊去报官,所以想把弹头取出,彻底销毁证据。然而,她并不是想要让苏珊去医院,而是自己给她做这个手术!她让苏珊吃下了一些镇定药物、陷入昏睡之后,就让儿子罗伯特·诺尔帮手,用刀划开了苏珊的背部,取出了那颗弹头。


  然而,这种瞎搞的操作,注定是要出事的。子弹是取出来了,但苏珊的伤口严重感染,并很快恶变成了败血症。这个时候,如果泰瑞莎将她送医治疗,或许还能挽救她的性命;但既然事情都是自己做的,泰瑞莎又哪里敢送苏珊去看病呢?


  没几天,苏珊发了高烧,胡话不断,病情越来越危重。而泰瑞莎能给她的,不过是布洛芬一类的解热镇痛药。等到7月16日这天,苏珊已经是奄奄一息,眼看就撑不下去了……


  泰瑞莎知道,这下事情闹大了。她随即招呼儿子罗伯特和威廉姆,把苏珊的手脚绑好,嘴巴上贴上宽胶带,和苏珊的个人物品一起塞到了汽车里。车开到一个叫做女儿谷(Squaw Valley,CA)的僻静所在,三个人一起动手,把苏珊丢到了路边。


  做到这里,实际上他们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谋杀罪,但泰瑞莎的手段比遗弃还要狠毒:她从车的油箱里取出汽油,泼在女儿的身上和随身物品上,然后点火焚烧。眼看女儿的躯体在烈火中变为焦炭,三个人才驾车离开~


图:苏珊·诺尔生前照片


  可怜的苏珊,就这样死在了亲妈的虐待之下。当警方发现她的尸体时,一时还无法确定身份,此案一度成为悬案。此外,法医证实,她的呼吸道里有大量的黑色烟尘,这就意味着,当烈火吞噬她的躯体时,她应当还是活着的……


  苏珊的遇害,并没有让泰瑞莎收手。相反,她把愤怒和苦毒继续撒在其他的孩子身上,首当其冲的就是二女儿希拉·吉尔·山德士(Sheila Gail Sanders)。


  她能坏到什么程度呢?泰瑞莎没有工作,平时靠政府救济度日。眼看希拉成年了,她居然逼着希拉去做性工作者,挣钱养家……


  1985年5月,泰瑞莎突然又对希拉发飙,说希拉去外面瞎搞,肚子搞大了,还染上了性病!希拉非常愤怒,说你这是瞎编啊!


  泰瑞莎一听,咦,你敢顶嘴?随即指挥两个儿子威廉姆和罗伯特,把她给我绑起来,扔到楼梯间里去,不准给她饭吃,不准给水喝!


  五月份的德州,那是相当的闷热。而楼梯间里没有窗户,人在里头呆个几分钟都受不了,何况是被绑着的情况呢?尽管小女儿泰利·诺尔(Terry Knorr)偷偷给姐姐送了一些食物和水,但希拉还是不出意料的中暑了。


  3天之后,也就是1986年9月21日,希拉死于中暑和脱水,殁年20岁。而泰瑞莎是在她的尸体开始发臭之后才注意到这个事情,没辙,威廉姆,罗伯特,你们两个,给我把她抬起来,扔到荒郊野岭去!


图:希拉·山德士生前照片



  尸体是扔了,但尸体腐败产生的臭味,在楼梯间里经久不散……泰瑞莎也没辙了,算了,烧吧!于是,同年9月29日,她指挥者四个孩子,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搬出来,随即泼上汽油,纵火烧房。


  可惜天不藏奸,邻居们发现失火之后,纷纷赶过来扑救,火势很快被扑灭。而那个希拉度过生命最后时间的楼梯间,在烈火中完好无损,成为日后给泰瑞莎定罪的铁证。


  人也杀了,房子也烧了,泰瑞莎只好跑路了。她的几个儿女也四处星散,其中,小女儿泰利·诺尔,此时只有16岁,就被泰瑞莎带在身边。但泰利心里很清楚,和这样一个恐怖的女人相处,注定不会有好结果的!


  于是,泰利很快逃离了泰瑞莎的控制。她曾经在犹他州报警,诉说自己两个姐姐的遭遇,但犹他州警方觉得此事太夸张了,应该是瞎编的吧,就没有理她。


图:当年的泰利·诺尔


  无奈之下,泰利只得求助媒体,并在“十大通缉犯”栏目组的帮助下,成功的联络上了普莱瑟县警方。该县警方听完她的叙述,一下子就想到那两具丢在路边的无名女尸,顿时后背发冷,遂认真的立案侦查此事。


  1993年11月,泰瑞莎·诺尔在盐湖城被捕;她的两个儿子威廉姆、罗伯特,也相继在不同的地方落网。

图:泰瑞莎·洛尔


  最开始时,泰瑞莎对于警方的所有指控都矢口否认。然而,物证不会说谎,两个女儿的尸体就是无声的控诉。再然后,威廉姆·诺尔决定跟检方合作,反戈一击指证泰瑞莎的罪恶,这就把泰瑞莎吓到了。两条人命,还是虐杀、焚尸,按照当时的法律,极有可能判处死刑。她赶紧和检方达成认罪协议,最终,被判处两个终身监禁。


  而罗伯特和威廉姆,因为坦白交代,最终都被判处缓刑。

图:罗伯特·诺尔


  泰瑞莎的落网,总算为两名死者找回了一点公道,但本案对于当地居民的心理却是带来了极大的震撼。谁也无法理解,身为母亲,却像是世仇一样对待女儿,究竟是啥动机呢?


图:苏珊·诺尔的墓碑


  关于泰瑞莎的案件,后来也有不少人在研究,出过好几本书,比如《来自地狱的母亲》等等。这些书籍默默地警醒世人,世界上永远存在我们意想不到的邪恶。

图:《来自地狱的母亲》书影


  以上,就是泰瑞莎·诺尔的案件介绍了。据悉,她将在2027年迎来首个申请假释听证的机会。但愿,假释委员会的委员们,别让她活着走出监狱吧。


馒头妖曰



对于伤害勇于说“不”,无论这个伤害来自于何方,或许也是对子女教育的重要内容之一。

 

本文来自果壳网,谢绝转载

如有需要请联系sns@guokr.com

(当然,欢迎转发到朋友圈)

想看#缠斗恶龙#系列的其他文章,可以发送【缠斗恶龙】四个字给本公众号;或者在公众号菜单“诡案”下再选择“缠斗恶龙”,即可看到导航页面。




广告

我的新书《现场》,由江苏凤凰文艺出版社出版,在当当网、亚马逊、京东网上都有销售。这是一本侦探小说,里头的案件当然都是虚构的。但是,大家都知道我喜欢研究各种真实案例,所以里头的案件也不是太离谱啦……

欢迎捧场~


Copyright © 广西铜价格联盟@2017